佛渡万物,何不渡我?

【十世劫 总章】长生劫


君生我未生。

你我十八岁相遇,那时年少。

从何说起呢。

天地混沌初开,何处而来,无从得知。毕雯珺乃九霄天宫之上的天生神灵,从诞生起便是永生不灭的。
春夏秋冬不断来回交替,无牵无挂无情无爱的日子究竟过了多少年,而他,又存在了多久?

  -     / 风起 /


春风穿山过水拂面而来,不知是何年。

逢乱世,剑与血,纷扰不休的战乱充斥着生活,烽烟四起。毕雯珺却像个雅客,整日无所事事,因为他是天生神灵,就算没有信徒供奉照样不会消散,整日游手好闲。


直到一日。

初见之时,那年桃花开的格外娇嫩,李希侃手持酒壶宿醉在凉亭之中。因为家里有富裕,父母又是老来得子,对李希侃那叫一个宠爱,捧在手里碎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
而李希侃不想一辈子碌碌无为做个米虫,却毫无目的,对未来充满迷茫,参军怕死学文也不懂,不知如何是好。


毕雯珺正瞧着他,正想踱步上前,却不料李希侃回首,目光触及与其对视后,毕雯珺愣住了。

他,能看见自己。


毕雯珺踱步上前坐到凉亭里,他知道李希侃在想什么,于是轻声说道。“总有适合自己的,没有学不会,只有不肯学。”

他看着他,满脸温柔笑意,不知道是酒意醉人还是人自醉,李希侃觉得,眼前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看的。

风起,吹进心间。




-     / 花落 /


毕雯珺从来都喜好孑然一身随心所欲,夜间凉风吹动树叶与鸟儿低鸣掺杂一起,仿佛大自然的乐曲,曾是他以为的人间快哉。大概是遇到了对的人,明知和他是不可能的,却毅然放弃了逍遥自在,执着的与他相依。

那是他这几百年渡过的最美好的时光。

好景不长,李希侃说想去参军了,相约十年后再相见,毕雯珺应了。

毕雯珺回到天宫却不想被琐事缠身。
天上一日地上一年,而当处理完事务时,早该习惯只身一人的毕雯珺,此刻心底却有些孤寂。

摇头驳回着脑海中的想法,胸口猛的一阵儿,犹如万千石块压在心口上,闷的喘不过气。毕雯珺眉头紧蹙思虑片刻,惊觉不对,连忙下届寻找那人。


待问遍山下所有人家,最后打听到他家的住址,看着眼前鬓发花白,即将命不久矣的人。毕雯珺双手紧握,指甲仿佛渗入血肉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李希侃笑笑,布满皱纹的脸上显得牵强。

“毕雯珺,十八岁初见你时,我便觉得你仿佛谪仙一般。”

“只是我从未曾想到,当我八十岁将逝去时,你仍旧是当年的模样。”



浮生若梦,万法皆空,然因果不空。
佛曰八苦,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,五阴炽盛。
乱世中护不了你的一世周全,神明又如何。

眼泪悄然滑落,浸透衣袍。


窗外花瓣飘零成泥,暗香如故。


-      / 雪融 /

寒风呼啸卷过,黛色苍穹万千飞絮,雪悠悠地飘落,冷杉苍松已然成为琼枝玉珂,将天地渲染成白茫茫一片。

毕雯珺看遍了世间炎凉百态,每至一年相逢时,必会回到那桃花林中漫步,而每次却都晚了一步,见李希侃拥着他人,那人笑靥如花,心如刀绞。


毕雯珺单单是这样望着李希侃,足矣。
正欲离去,却见李希侃朝他走来,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说着在平常不过的问好话语。

公子可安好?



吾..尚好。

冰雪消融,新春将至。




-            /月圆 /


朝朝代代,不断更换。
世世轮回,不休不止。
每一世,毕雯珺会找到他,用不同的身份与李希侃相识相恋。


今年来的更早一些。


“大家好,我是麦锐娱乐的小狐狸李希侃。”

“我是来自乐华娱乐的毕雯珺。”






-   “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。”

-    够早了李希侃。

我同你的风花雪月,我永远记得。






>      -      <   小番外

“阎王殿下,天神来来回回搁我这儿跑了九趟,这次是第十次了,我的孟婆汤是说掺水就能掺的吗,我可是良心商家诶。”

孟婆拍拍自己胸脯说道。



阎王长叹口气,无奈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这一世的劫是相思劫。”



“是何缘故?”

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”

评论(20)

热度(147)

  1. 奥密成真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