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渡万物,何不渡我?

【赖冠霖X李希侃】《痛症》

1.dbq我亵渎了未成年,后续是车,如果不可以的话我就不发了。怕被打。

2.单纯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,时间线要是不对原谅我,不要上升蒸煮👌。

3.时间线会乱大概。






人们常说时间并不能解决什么,它只是随着流逝,把原来重要的事或人,变得不那么重要。

而有些烙印在心底的往事,却是无法磨灭的痛症。




那年李希侃只有十七岁,原本就是无聊玩玩快手,却不想收获了不少呼声。
但快手平台竞争激烈,虽说也是小20w的粉丝量,但充其也就算个小网红吧。

但是,机会是留给好看的人的。

眼前这个一身黑色精干西装的男人是韩国CUBE经济公司的星探,说要挖掘李希侃,送他去当练习生,同他一起去的还有余明君。


生得一副好皮囊的他,本身就喜欢唱跳,再加上喜欢韩国的几个团体。对于舞台,说不向往是假的,既然有人找上门了,何乐而不为呢?

至少,刚去那会儿他是这么想的。

到了公司里,李希侃这才恍然醒悟,这里没有宠着哄着他的粉丝,语言不通,成绩不理想,处处困扰着他。

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,而李希侃没有一样拿得出手,唯一有兴致的舞蹈也没有专业的练过,虽然舞蹈老师安排了一个会中文的,但是零基础的他还是很吃力。

“好了,停下。”舞蹈老师拍手喊了暂停,看着李希侃叹了口气。“你以后专攻舞蹈吧,你的嗓音条件,唱歌确实有点不太适合。”

闻言李希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点点头。

“来,冠霖你过来,你帮他去那边杆子里压着住腿,我摁他下个腰看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李希侃应声回头,一个长得白净的男生径直走了过来,进了狭窄的压腿杆里。

“你也进去。”李希侃闻言一愣,看着仅剩的间距,踌躇片刻艰难的挤了进去。两个人此刻的姿势,让他有些难为情,下半身紧紧的靠在一起,李希侃瞥过头不敢正面直视眼前的人,洗发水的淡淡香味萦绕鼻尖。

舞蹈老师轻推李希侃的后腰,将软垫放在他身后的杆子上,突然的触碰使得李希侃下意识的缩了一下。“好,希侃你尽量往后仰。”

深吸一口气,随后李希侃使力向后下仰,下到自己的极限后,舞蹈老师又摁住李希侃的胳膊下压,剧烈的疼痛让李希侃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仿佛被掰成两截。

也顾不得难为情,这可苦了赖冠霖,下身不断磨蹭着,小腹仿佛有股热流在上涌,情窦初开的他,不懂是怎么回事,只是觉得难受,却也只得憋着。

来回压了两次,李希侃涨红了脸,老师这才拍拍肩膀说好了。初来乍到便是专业强度的训练,让他有些受不住,膝盖酸痛不已。李希侃直起身来两腿一软,惯性使得整个人瘫软在赖冠霖胸前。


赖冠霖下意识的揽住他的腰肢,以免下滑,等李希侃缓过劲儿来,这才发现此刻的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。连忙伸手想推开,却又因为身后的杆子推不开,场面一度尴尬。

赖冠霖见状轻笑出声,松开李希侃侧了侧身,把住杆子下蹲滑了出来,随即转身扶住李希侃胳膊示意他走出来。

不过这仅仅是冰山一角,今天的训练才刚刚开始。

难熬的一天终于过去了,李希侃收拾收拾准备回宿舍待着时,发现身后的小孩儿一直跟着自己,于是李希侃回头用蹩脚的韩文询问。“你跟着我,干嘛?”

“你说中文就可以了,咱们整个班都是中国人,我是台湾的,你呢?”

“台湾的?我是温州的,我是李希侃,你叫冠霖是吧。”李希侃听到亲切的母语笑眯眯的回答道。

“我是赖冠霖,你刚来吗,这边也是我的宿舍哦。”闻言两人对视一眼,李希侃抬头看看房间号,确认无误,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“这样啊,我昨天就放了个行李就被领去练习室了,还没来得及收拾,当时没看到宿舍里有人,所以嘿嘿…”


“没事,咱们进去说吧。”

两人进了宿舍,赖冠霖帮着收拾行李,边忙活边聊着天,李希侃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有些腼腆的男孩子,比自己小三岁,看出来年纪不大,但没想到这么小,着实让李希侃吃了一惊。

在不知不觉间,公司公开了几位幸运的练习生名额,其中就有李希侃。
本以为是可以一起出道的。

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,因为种种原因李希侃又回到了中国,而赖冠霖则是被公司选中去参加Produce202。



一直到录制完最后一期,才回到公司的赖冠霖兴致冲冲的跑去找李希侃,却只看到了一封信。

‘ 赖冠霖亲启:

嗯…怎么说呢,冠霖。走之前没和你打声招呼是哥的错,可是我怕我见到你就舍不得走了。
接下来可能有点矫情,但是是真心话,不可以笑啊,我很认真的。

你总是和我撒娇,却又羞于表达,其实你的心思哥都知道。
但是请努力出道吧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我去寻找属于我的地方,即使没有我。
终有一天你会在那万人之上的舞台,闪耀着,你是属于我的那颗星辰。

你会在的,你会一直在的对吧。

我的冠霖,我的信仰。如果没有希望,你就成为我的希望。

我那么爱你。’



看完赖冠霖呆愣在原地,纸张从手中滑落。屋子里空空如也,好像如梦初醒,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。








你够绝,李希侃。

评论(15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