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渡万物,何不渡我?

《故梦》


旧忆就像一扇窗,推开了就在难合上。




似是午夜梦回,熟悉身影总是重叠眼前,那是我们初时的模样…

零落烟火像是被吹落的万点流星,稀疏月光透过窗户。殿内灯火通明暗香涌动,庆功宴上的歌舞姬一袭长裙浓妆艳抹美轮美奂,在座观众如痴如醉,沉浸当中。




他终于来了。

刘邦略微懒散的坐着,姗姗来迟的韩信给刘邦请安,每次庆功宴明明他才是主角,却每次都来迟。刘邦如是想着,看着下座众臣,人群中的他太过显眼,总能一眼望到。


人生总是出其不意的给你惊喜,说起垓下那一战之后,刘邦变了很多,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,韩信也不例外,表达心意相恋,或许这个过程并不漫长,所以也就转瞬即逝。


韩信他啊,战必胜攻必克,国士无双当之无愧,可是有人容不下你啊…狡兔死,走狗烹,飞鸟尽,良弓藏。
殊途同归,既已殊途,如何同归?



韩信终究是没能躲过去这一劫,他走那天晚上,痛苦麻痹了大脑,刘邦沉沉的睡了过去,等在次睁开眼时,他多希望只是一场梦。



回忆像默片播放,刻下一寸一寸旧时光。


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多年后垂死梦中,晚风微凉抚面,夕阳西下躺在床榻晚霞刺痛眼睛,眼泪划落,斜阳渐矮只影拉长。

自此再无归期。
去他乡,遗忘。



-


荣华谢后,君临天下。
登上九重宝塔,看一夜流星飒沓。

_



君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?
敬他项羽,力拔山兮,力绝不败,疯魔成活不屈膝,痴心人,无人坟。
敬他虞姬,痴心不改,痴人不悔,唱别一戏随霸王,痴情种,无字碑。

愿他项羽虞姬,来世不再穷途末路。


_


拥无边江山,享万里孤单。
最后的刘邦,只剩他一人,想起当年往事,梦中楼上月下,眉目依旧的你们啊。

真是..年轻的让朕害怕。

愿刘邦韩信张良,来生不在乱世得一世清净。

评论(4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