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渡万物,何不渡我?

《偏执》信邦




“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背叛你,我也会站在你身后为你屠戮厮杀整个世界。”

-


苍茫夜色如浓稠墨砚,烟拢大地,深沉化不开的模样像是暗色帷幕,唯有斑驳星宿为其点缀。远处巡逻的灯塔发出微弱光芒,阴沉氛围烘托使得夜晚更显寂静。空气中飘散若有若无铁锈腥味儿,丝缕湿气掺杂其中,引得人喉中作呕,好似一场不为人知的密谋在这静谧夜晚上演。


韩信独自持剑徘徊林中,不远处便是幽静湖泊,提步欲向湖边散心,却听闻细微言语不禁停下脚步,似是职业本能轻巧躲闪藏于身旁树木后,侧耳盗听谈话。

“明日对战我会让军队故意放水,成功后让他们杀了刘邦这个昏君。”



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盘旋耳边,韩信脸色骤然如降至冰点般阴沉,攥紧的双手像要把其捏碎,思虑半晌了然对方意图,心下暗自腹诽。

你的野心未免太大。


-


翌日, 冷风呼啸席卷大地把白草吹折,胡地天气八月就纷扬落雪,万里长空凝聚着惨淡愁云,敌军势如乌云压境,塞上大雪落个不停,寒风卷动红旗,军号遍地响起,号角声直冲云天。


韩信一身戎装,寒锋刃芒利噬血,踏着敌军的尸体站起身来,披风被鲜血沾染印的暗红,脸颊上雪水与血液混合在一起,使得头发贴在脸颊,剑上血液滴落在脚下猩红色大地上。

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得逞。

拖着疲惫身躯强撑的走到大殿,遍体血迹斑驳跪倒在刘邦跟前,长枪撑在地上,声音雄厚回响在这空荡的殿堂。

“臣韩信,生生世世俯首称臣。”



最终撑不住的躺倒在刘邦怀里,阖上双眸,脑海中生平事迹如同走马灯一般循环播放,呼吸淹没在了他无声的哭泣中。




-

汝为吾王,出生入死由汝做主。
一生金戈铁马屠戮天下人,只为护汝周全,至死方休。

评论(9)

热度(55)